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關閉窗口 關閉窗口  
沈陽一運股權糾紛續:“15億之說是無稽之談”
作者:呂衛紅  文章來源:互聯網  點擊數  更新時間:2009-02-13 16:05:25  文章錄入:admin  責任編輯:zwg

9月1日,《沈陽一運:退休退股糾紛引出“1元變15億”神話》后引起社會強烈關注。沈陽一運公司負責人致電本網,稱 “15億身價”之說是無稽之談,公司股權糾紛更是另有真情,希望記者詳細地采訪沈陽一運公司。

  9月11日下午,在沈陽一運的會議室內,記者采訪了9位股東,股東們首先斷然否認了“身價15億”之說,接著又翻著多年前簽署的舊文件和大量的證據,給記者講訴了沈陽一運改制的歷史、職工安置情況和沈陽一運股權糾紛始末。

  “爛蘋果”政策催生沈陽一運

  1997年,沈陽開始全面推行國有企業改制。政府出臺得15號文件中明確要求“對不景氣的服務性行業企業進行轉制、建立公司制企業”。沈陽一運股東介紹當初的領導講話:“現有的國有資產好比‘爛蘋果’,不要等全部爛掉,可一元買斷。”

  “爛蘋果”也包括當時的沈陽第一運輸總公司。改制政策出臺后,1998年5月,沈陽第一運輸總公司作為沈陽市第一批改革試點企業進行了改制,以孫立男為代表的19人組成經營者集團(購買者集體)。

  同年6月,經過沈陽市財政局的國資部門進行資產評估,沈陽市交通局代表政府與孫立男等19人簽訂了《產權交易合同書》,將第一運輸公司所屬的沈陽汽車修理中心(不包括集體企業)等15家企業(凈資產評估值為負1480萬元)一次性捆綁、承債式出售給孫立男等19人組成的購買者集體,售價為1元人民幣。

  就這樣,沈陽一運公司的19位先驅者捧著“爛蘋果”、摸著石頭開始過河了。

  出臺《規定》埋下隱患

  1998年8月16日,20名股東(改制時增加了一名管理學教授來改善管理層結構)按照所“分得”的股份每個人交了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的風險抵押金。1998年10月,沈陽一運出臺了《股權管理規定》。

  對這個引發官司的《規定》,沈陽一運股東們這樣介紹:“其實我們的本意是‘尊重股東退股自由’,明確股權不要終身制。”

  面對記者關于“公司的內部《規定》能夠對抗公司章程”的疑問,該公司股東表示,無論是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》還是公司章程,都賦予了公司股東會最高的決策權,因此股東會決議的部分內容,即《規定》與公司章程條款不一致的內容是對公司章程的補充和非正式修改。《規定》是公司內部管理的需要,是全體股東對股權管理的一致約定,是公司自治的原則,也是對公司成立時出資真實情況的說明。

  “即便是對章程的‘補充’;如果二者出現沖突,應該以誰為準呢?”記者問道。

  該公司股東回答:“股東會決議與公司章程不符,并不屬于法律規定的、導致民事法律行為無效的任何一種情況。既然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,該決議就是合法有效的,這也充分體現了制定股權管理規定時“尊重股東退股自由”的宗旨,因此應當認定該股東會決議合法有效,對全體股東具有約束力。”

  “盡到安置職責,上訪是有人教唆”

  “1元買斷”的前提是安在職職工和離退休職工,這些職工現在安置如何?

  一位股東說:“我們當初承諾安置離退休職工和在職職工,其中離退休職工安置包括:發放退休工資、承擔藥費、采暖費;在職職工安置包括:安置或者留下來在本企業工作。現在公司正按照計劃對職工們妥善的進行了安置。”

  一位負責工會的女股東告訴記者:“僅離退休的職工安置我們就盡了很大努力!當年轉制時作為購買者應承擔的負債,每位離休干部按1.7萬元預留安置費。可我們從1998年至今就為離休人員平均每人花費了近10萬元之多,包括正常的退休工資、醫療保險統籌,采暖費特需經費等費用。”

  記者問:“既然職工都已妥善安置,怎么還有很多職工去上訪?”

  股東回答到:“10年來,有人先匿名后實名舉報,上級部門也一直不斷檢查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們克服困難盡全力安置職工,應該說沒有十全十美,還有許多工作要做。有些職工去上訪,根據我們初步掌握的證據,是有人慫恿、教唆的結果,而且多數與改制沒有關系。”

  原股東:“我也退股了,我沒后悔”

  記者采訪中,一位老人看似非常“偶然”地走進會議室。其他股東介紹說,這位老人叫許國倫,也是“原股東”。許國倫2001年退股,退股后還在一運工作至2007年退休,現在自己在家做生意。

  “既然沒有到退休年齡,怎么會想到退股呢?”記者問許國倫。

  許國倫說:“企業改制后一直不太景氣,很多人擔心自己交的幾萬元風險抵押金最后沒法拿回來。當時我擔任公司的副總經理,和單士藩同一個辦公室。有天單士藩問我退股了嗎?我說沒有。單士藩說他已經退股并且拿到了風險金,他當時很高興,說沒尋思抵押金還能拿回來。聽他這么說我也動心了,于是單經理就幫我起草了一個退股申請,我照著抄了一張交了上去。拿到我的抵押金3.6萬后我也很高興。”

  記者問:“現在對退股的事情后悔嗎?”

  許國倫說:“當時自己自愿退股,既然退了就沒什么后悔的。”

  “退休和退股沒有聯系”

  股東給記者介紹3位起訴者的退股情況。根據一運公司檔案記載:

  持有4%股份的張香久1999年1月7日退股,同時調離沈陽一運,在其他單位工作至今;持有4.5%單士藩2001年3月7日退股,不久調離, 2005年1月回到一運辦理退休;持有2.5%股份富寶文,2001年3月富寶文提出退股,2001年10月退休。

  股東們告訴記者:“從上述檔案記載的時間可以看出,退股與退休沒有聯系。”

  沈陽一運的股東給記者出示了張香久、單士藩二人自愿退股申請,但沒有給記者看富寶文那份注明“大家都按此辦則好,一人例外則無效”的退股申請。

  沈陽高新區工商局:“自始至終全部按規定辦事”

  9月11日上午,沈陽一運的注冊地——沈陽高新區的工商局副局長馬榮久接受了記者采訪。

  馬局長稱,沈陽一運股權糾紛的細節他們并不知情,后來沈陽一運拿著已經生效的遼寧省高院的判決來變更了股東。2008年7月,按照前股東張香久、單士藩的要求,高新區工商局就按規定撤銷了2005年11月沈陽一運違規變更的章程。

  記者問:“有人懷疑高新區工商局工作人員與沈陽一運勾結,私下將章程放入企業檔案。有這樣的事情么?”

  馬榮久說:“沈陽一運股權糾紛進入司法程序后,確實有人去上訪,告我局工作人員有違法行為,但上級部門幾次來調查核實,根本沒有所謂勾結受賄一事。至于沈陽一運股東之間的糾紛,我們也有所了解。沈陽一運公司確實曾因變更經營范圍將公司章程拿走,并將減少了股東之后的章程放回檔案。我局發現后,立即對沈陽一運提出了批評,并連發幾次文件責令其按照《公司法》變更股東的規定,完善其手續,沈陽一運后來也提供了相應完備的手續。”(作者:呂衛紅)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關閉窗口 關閉窗口  
欧宝app入口